<menu id="cmi4y"><strong id="cmi4y"></strong></menu>
<menu id="cmi4y"></menu>
  • <xmp id="cmi4y"><nav id="cmi4y"></nav>
  • 为胜利而生(连载十八)

            寒冷

            鸽子对低温有抵抗力,鲜有记录表明低温是造成糟糕比赛的原因。当寒冷与逆风、雨、冰雹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低分速和大量丢失就会发生。降雪总是会造成糟糕的成绩。

            疲劳

            我们在这里使用的疲劳一词有非常特殊的意义。鸽子从600公里比赛归巢会有一些拖着翅膀,体重减轻10%,步履蹒跚,吃了一些食物和水之后,弓起背部趴在栖架上休息几个小时。这羽鸽子(出于我们的目的)很疲倦,但是不是疲劳。我们觉得只有在分速下降的时候讨论鸽子的疲劳问题。

            所有鸽子在长距离比赛开始阶段都会以领飞鸽子的CFV飞行。四五个小时之后,鸽子们不再能跟得上,逐渐地开始落后。十个小时之后只有体格最好、最有归巢欲望的健康的鸽子保持在第一梯队。冠军就出自它们中间。

            当一羽鸽子赢得长距离比赛之后,它因为额外的努力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它比短距离的鸽子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一羽状态不良的鸽子每次被送去参赛,压力都重新增加,这样的鸽子很容易丢失。尽管它不大可能重复夺冠的成绩,但是,如果它有强大的获胜意愿,并且管理良好,那么还是有可能的。

            200公里以下比赛的分速通常比200-700公里比赛的分速慢。有两个原因:

            ●这些比赛发生在赛季初期,鸽子相对没有经验,需要更多时间寻找方向。

            ●定向的时间加上归巢时在鸽舍上空盘旋浪费的时间相对较长,占用了比赛从头到尾整体时间的较大百分比。假设两场比赛定向和盘旋的时间都是5分钟,第一场比赛持续了100分钟,第二场比赛持续了500分钟,那么5分钟是100分钟的5%,却是500分钟的1%。

            200-700公里的比赛可以比较鸽子的平均分速。没有一个疲劳的证据是可以辨别的。我们将不同距离的比赛结果制成表格,发现从200-700公里比赛或多或少是不变的。

            700公里以上比赛的分速又变慢了,因为两个原因:

            ●疲劳开始发挥作用。

            ●鸽子经常被迫夜晚在外面过夜。取决于黑暗时间怎样被计算,分速有很大的区别。

            疲劳的影响在超长距离(1000公里以上的马拉松)比赛中变得明显,每公里都增加鸽子的压力。天气条件可以影响结果,但是就这些距离而言,鸽舍位置最远的鸽友处境不利。飞行的最后部分几乎是机械地完成,通常鸽子要飞行1100公里,但是最后十或二十公里步履蹒跚或失败。它还能飞行,但是没有“思考”,而且在这个关键的阶段很容易跟随另一羽鸽子飞进一座陌生的鸽舍。

            那些根据参赛者的健康和碳水化合物的“推进”准备马拉松赛事的鸽友收获颇丰,但是,如果鸽子没有正确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所有都会归于失败。这些都是天生的,如果血统表明该家族赢得过相似的比赛,而且有这些本事,那么鸽友就要自信地展望未来。但是,血统不能讲述完整的故事,聪明的话还是问飞行的时间或者分速。

            掠夺者(鹰和猎隼)

            鸽子在某些地区不断地遭受各种鸟类掠夺者的攻击,尽管鸽子在这些时候有非??斓慕艏狈尚?,但是当一对掠夺者占据了狩猎的有利时机还是很少有逃脱的机会。不夸张地说,有时候在掠夺者的巢里或栖息地下面能找到数十枚鸽子的足环,这是对狩猎者战斗力的有力证据。鸽子在鸽舍周围训练时突然消失;有时候它们晚了几个小时归巢,身上有伤。比赛期间的攻击只是降临到鸽子身上的灾祸之一。很明显攻击中幸存的受害者会偏离航线,心理上产生动摇,那么比赛就结束了,幸存就是一切。

            我认为对掠夺者的天生的害怕是鸽子表现出强大的群体合力的主要原因。很多有潜质的受害者在攻击者出现的时候慌乱地飞行,客观上分散了攻击者的注意力,为鸽子制造逃跑的机会。这可能是白色或浅色鸽子更容易成为受害者的原因;它们更容易被选中并受到攻击。

            我们尽可能吸引一羽鸽子离开群体的?;?,目的是让它脱离群体早些归巢。我们设法推翻这股强大的合力,将成功限制在我们希望的范围内。我们想要繁殖的是脱离群体或总是领导群体的鸽子。为了展示这种能力它必须对鸽舍内的安全有信心;对离开鸽群后的安全有足够的信心。

            掠夺者问题没有一个简单的补救办法。尽管鸽友在最喜欢的鸽子成为掠夺者的牺牲品之后表现出的愤怒和挫折都可以理解,但是我不会宽恕所有猎杀鸽子的直接的破坏。很多天真的人认为鸽子比鹰或猎隼更有资格活在天空中或大地上,这是纯粹的傲慢。杀掉一两只纠缠鸽子的掠夺者,除了可能把自己卷入与有关当局的冲突中以外,只能证明一个目光短浅的答案。

            掠夺者的存在是当今欧洲的一个普遍问题,尝试了很多威慑手段,取得了一些成功。一些人非常信赖所谓的“恐怖之眼”,贴上两个明亮颜色的贴纸代表巨大的眼睛,鸽子两个翅膀各贴一个。一羽鸽子必须装备“恐怖之眼”,因为每群鸽子里必须至少有一个“稻草人”。翅膀上有“恐怖之眼”的木质鸽子复制品被战略地放置在鸽舍周围,也是非常成功的。(未完待续)

    专栏作家发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一篇:养鸽随想下一篇:烫画作品《成吉思汗》

    信鸽小工具

    App下载

    官方微信

    在线商城

    回到顶部

    大地彩票平台